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与动态 > 正文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第一期(2003-2008)项目总结会召开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第一期(2003-2008)项目总结会召开于 09-6-11 通过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报告(2003-2008)》新书发布会暨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第一期项目总结会于2009年5月 17日下午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楼校部第一会议室召开。主要参会人员有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主任袁卫教授,中国国家统计局调查中心王文颖 调研员,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人口学院副院长 ,CGSS项目负责人李路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院长金勇进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主任彭非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李培 林教授,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主任邱泽奇教授,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沈原教授,复旦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刘欣教授,北京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戴建 中教授,上海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张文宏教授。出席的媒体有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新京报等。

会议首先由袁卫副校长致欢迎辞,然后由李路路教授介绍了CGSS项目第一期执行情况及主要发现。

邱泽齐教授对中国综合社会调查项目表示祝贺。这一祝贺不仅仅针对《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报告(2003-2008)》新书的发布,更表明人大所做的工作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人大所做的工作,是独立于国家统计局等由国家掌控的声音的出现之外,声音来源的多元化给社会提供了多种选择。如果有多家学术机构做类似调查研究,那么,学界的声音就会对政府、社会和学界本身产生影响,让社会理性选择听取谁的声音,现在学界的声音对社会大众的影响已经出现了。人大所做的工作证明使用数据或者说证据基础的研究慢慢得到了认可,这对中国的社会科学发展非常重要,甚至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其次,人大的工作有示范作用。以前的研究,限于经费,做的都是“小作坊调查”,人大的工作说明社会科学需要与自然科学同等力度的经费支持,资金充足的社会科学调查与任何一项严肃的自然科学研究一样对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证明了社会科学告别了“一支笔一张纸”做研究的时代,需要大量的经费资助,如果没有百万元以上的经费,一项大规模社会调查的数据质量是难以保证的。而数据质量是学术性调查的生命线。人大开放的数据为研究者专注于思维与学术能力的提高,避免体力性的社会调查的重复劳动做出了积极贡献。

李培林教授认为,人大的CGSS项目意义非常重大。第一层意义对于学术积累的贡献,第二层意义在于加深了我们对中国巨大的社会变迁的认识。同时,也提出了学术界是否可以合作起来培养自己的一致调查队伍(邱泽奇教授也提出,他所在的北大社会调查中心每年调查一次,需要五个月,人大每两年调查一次,再加上社科院,每年调查时间达到10个月的话就能养成一个坚实的队伍)。

戴建中教授认为人大社科数据库的公开好比一个“免费的高速公路”,为其他机构的学术研究提供了一个“效标”。

刘欣教授也高度评价了CGSS的开创性工作。第一,提供的教学素材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他的学生以2003年的数据作了大量的博士硕士论文。第二,抽样设计科学、严谨,为同行业研究树立了典范;第三,指标覆盖面广泛。随后,他提出了三条建议:建议问卷的核心问题力求更加连续,为动态追踪研究提供基础;建议在 提供职业目录的同时,附上该职业的工作内容的原始描述,为后续研究的分化整合提供最原始的数据;搭建一个合作平台,如上海无法像人大做大规模的全国调查, 但在上海可以申请较为充足的经费在长三角作一个多层次的调查,如县经济体,社区和户层次等,计划在将来基于居委会建立调查网,不更换居委会但更换被访户。 在此意义上,上海将来的数据也可以为大家共享。

张文宏教授用三句话评价了人大CGSS项目所做工作的意义。人大的CGSS是第一个本土化的连续性的社会调查,是第一个向公众开放的数据库;是第一个学科交叉与前沿性的调查。从单一的CGSS项目发展到NRC,是一个大跨越,多学科多院系的组合提升了 研究的价值,培养了人才队伍。该研究不仅具有纯粹的学术意义,也具有政策参考和咨询的价值。提出了两个建议:第一社科院和人大的抽样框是否可以拿出来共享?第二,建议各机构组合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主要探讨抽样方案等问题。

沈原教授认为人大的CGSS可能是中国社会学研究的转折点。综合前面专家提出的基于数据、问题导向和理论思考的等三个方面的结合。此外,清华如开展类似调查研究,也愿意参与到合作团队中来。多元互补,共同推动社会科学的发展。

中国国家统计局王文颖调研员说看到《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报告(2003-2008)》后,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人大这是干了一件大事,很有意义。意义不只在于出来这么多有价值的报告,更在于数据本身。商业性的调查如零点等虽然做的也还可以,但是这种严肃的科学性的独立的社会科学学调查更严谨,影响更深远。所谓的权威就是在不断的实践中提供一个可靠的产品,人大在这方面开了一个好头。虽然从调查内容上看,也许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希望人大一直坚持做下去。

袁卫副校长最后总结道,感谢各位专家的支持与肯定。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繁荣与自然科学同等重要,总体上看社会科学面临的发展趋势也越来越好。从国家层次看, 整合与合作很重要,即如何用较少的资源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以及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人民大学会一直支持做这样的调查研究,并已将中国综合社会调查纳入人大“985”和“211”项目。当然,调查技术上也有待进一步提高,相信在大家的共同支持与努力下,一定会取得更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