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与动态 > 正文

中国发展指数(2015)暨中国发展信心调查发布会在中心召开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

今日,中国人民大学发布了中国发展指数(2015)及中国发展信心调查(2015)的结果。

001

中国发展指数(RCDI)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编制,已经连续发布10年,旨在弥补GDP指标的片面性,全面测量国家与地区发展。指数由健康、教育、经济、社会环境四分指数,15个指标构成。本次发展指数结果显示,尽管近期经济增速下行,但中国发展指数整体上行,发展结构进一步优化。全国15项指标中有12项与去年相比继续进步。从分指数情况来看,健康指数稳步提高,西部地区增幅明显;生活水平指数显著增长,民生改善收到成效;社会环境指数长相对较慢,省区之间差异大;教育指数增长有所不足,北京、上海、天津远远领先全国其他省区,重庆、福建、河南2014年增长最快。

与中国发展指数相配合,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从2012年开始展开中国发展信心调查,监测大陆民众对国家发展的信心。调查由健康信心、教育信心、生活信心、社会环境信心、整体信心五个基础模块以及年度热点问题模块组成。

今年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民众对未来发展整体信心坚定,2015年得分为80.9(满分100分),相对于去年(80.6分)和前年(79.8分)都略有提升。但民众在健康、教育、生活水平、社会环境四个具体方面的信心略有下降。不同人群对未来发展的信心存在一定差异:学历越高,对社会发展的信心越弱;农村居民的发展信心好于城市居民;23—30岁的人群发展信心最弱,其次是31-40岁,1980年代前后出生的人群的发展信心值得关注。

受访者的健康信心相对较好,与往年持平。受访者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满意度高达80.6分,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评100分的占27.2%。具体信心方面,受访者对看病便利、医疗保障、医疗改革方面的改进较为肯定,但发展信心指数较2014年有小幅下降。63.6%的受访者认为看病条件与过去相比有所改善;65.1%认为现今的医疗保障比过去有所改善;70.8%表示对我国未来几年的医疗改革有信心。

受访者对中国教育发展的整体信心有所下降(65.6,比去年下降1.74%,但受访者对教育的信心仍然较高。高教作用、教育效果、教育改革几项信心指数的得分仍明显高于70分,67.9%的受访者对所在地的学校教育感到不同程度的满意。个体经营者和其他就业者的教育信心最弱,其次是企业、行政机关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离退休人群和在校学生对教育的信心最强的。农村受访者对学校教育、教育效果和教育改革的信心远大于城镇受访者,农村居民对我国未来的教育改革有着较高期待

受访者对生活整体信心打分为63.9分,只达到了及格的水平,但生活具体方面的信心较高。民众对生活水平满意度较高(70.4),明显高于医疗教育等其他方面满意度得分;民众对生活水平提高持较强信心(74.8),100分的人数比例有22.8%;生活成本的平均分为78.6(逆指标),多数认为今年衣食住行的生活成本有小幅度的降低。月收入8000-10000元的受访者生活提高的信心(77.3)最高,月收入高于10000元的高收入人群对生活提高的信心最低的,得分仅为68.8

受访者生活中最担心的问题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食品安全(有14.5%受访者选择此项)、看病(12.8%)和孩子上学(11.9%;对比去年排在前三位的看病、住房、食品安全,民众对于食品安全的隐患以及孩子上学问题的关注度提神,对住房问题的关注有所下降

社会环境信心方面,受访者信心较低。56.9%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目前的贫富差距状况非常大(80分及以上)。受访者对人与人之间信任程度信心平均得分仅为46.7,低于去年的53.6,远未达到及格水平,成为问卷中社会环境方面问题中评分中得分最低的一项。受访者对于当地环境保护平均满意度仅为61.3分,较2014年的62.4分再度下降。

在热点问题方面,2015年包括反腐信心、环境改善、厉行节俭、房价调控、宏观经济、就业形势、物价水平七个话题。除对党风建设(反腐信心73.4,厉行节约77.2)、环境改善(69.1)、宏观经济较有信心外,受访者对其他几个方面的信心较低。受访者对我国宏观经济形势的整体信心为67.3分,其中14.1%的人打了满分。民众对我国发展前景较为看好。文化程度越高信心越低,大专以下学历,大专及本科学历,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受访者的信心得分分别为68.5,65.2,60.9。

受访者对未来几年房价调控的信心又有所减弱(得分为54.8),处于很低的水平。对我国未来一年就业形势的判断得分尚未及格,仅为57.7分,对就业发展前景是否光明持观望态度,且学历越高的受访者对就业形势的评分逐级递减。对所在地未来一年物价水平走势的判断平均分为66.9(逆指标),认为物价还会继续上涨。64.6%的受访者认为物价水平在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上涨,民众对政府和市场稳定物价的能力的信心仍然不强。